潮汕有饮者,江湖名龙哥

几曾渡沧海,一朝宴宾客

半生作酒痴,壮心犹嵯峨

寂寥般若汤,对影可小酌

美食者的天堂是什么模样?我想,潮汕一定是差不多了

生而为人,所谓诗意地栖居,最理想的状态莫过于拥有二师兄的嘴、鹿的腿、鹰的眼睛、驴的耳朵、骆驼的肩背、猴子的脸,外加饱满的钱袋……

(从左至右) 老宋、林姐、笔者、老关,吃喝在潮汕

当YAMI老关、老宋、林姐与我,一行兴冲冲从深秋清冷的北京飞抵还是短衫短裤的潮汕,如南山大王般沿着热火朝天的街肆一家家吃喝下去时,几次三番的饱食终日终于让我等打熬不住,捧着胃袋寻思:一定要觅个好去处,坐下来安静地喝上一杯,哪怕无所事事消磨半晌光阴,也算是这趟寻味之旅偷得浮生半日闲吧

而在红酒江湖里,既然到了汕头的地界,又怎么能不拜潮汕酒痴“龙哥”的码头?

“龙哥”名姓,初不得知,传言做外贸起家,顺风顺水,家大业大,却忽然半路易辙不务正业,旁枝斜逸不可救药地爱上了葡萄酒,从此彻底沦陷,一发而不可收,杯光酒影里蹉跎,堪堪白了少年头

“龙哥”与老关

眼前得见的“龙哥”,清瘦如一杆竹子,安静温和,笑而不语,施施然带我们转弯抹角左拐右拐进入一片密密匝匝的居民区,末了,停在一处高大的库房门前,伸手作势:请!

常年18摄氏度恒温的偌大酒窖里,码放满了“龙哥”几十年里从世界各地搜罗来的葡萄酒,据悉一例全程租用费用高昂的恒温箱,漂洋过海、跋山涉水而来,手笔端的是大得很!类似这样规模的“秘密花园”,“龙哥”手里还有好几个这不禁让人想起法国作家保罗·柯罗德曾不遗余力赞美“葡萄酒是太阳和大地的儿子”,毫无疑问,葡萄酒也是“龙哥”的儿子!